在我的内心深处,一直都有着另一个世界的情怀,也一直在努力的寻找。对云南的印象,来源于杨丽萍的孔雀舞,那柔软的身躯,灵动的释放,让我对整个云南充满了好奇。这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世外桃源?心想到,也便来了云南,并未在昆明停留,我便直接奔向了大理。大理,世人都说其是风花雪月浪漫之地,有很多文青厌烦了城市的喧嚣,隐匿于此地,简单的生活,寻求着内心的安定。还未曾来之前,很多朋友跟我讲,“大理变了,太商业了,此时的大理已经跟先前大不相同了”,对远方有着那痴痴的恋想,即便是一个人,依然背着包前行到了此地。初到大理,正值下雨,云层有点厚重,住的地方离古城有点偏远,是一个隐匿于世的花鸟虫鱼市场。一走进小区,即是鸟鸣声之地,夹杂着绿荫苍郁、花团锦簇。那一刻,我的心神宁静,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幽静之地,家家户户都养花,整个小区,弥漫着花香。大理的花鸟虫鱼市场推开窗,远处即是苍山,“青灯佛影映莲华,凡尘一梦寄苍山”,清晨,天适逢刚刚亮,我倚靠在窗棂上,倏忽间就来了这么一句。客栈里另外两个小伙,是传说中逃匿大城市的孩子。一个跟我同岁,在这里漂泊了两年,目前在云南的各个地方做着安装机器的工作,几天停留在大理,第二天就出发至了腾冲或芒市。另外一个小哥,是个音乐人,曾北漂十年,来大理旅游,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停留到了此地。他有着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,“兰草”,听之出尘,这该是一个怎样有气质的文青,同样是在大理待了两年,目前在镇子上开了两个培训班。“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,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待着吧”,我很诧异,他们就这么孑然一身停留在了此地。“当我懂得了舍弃,我抛却了这人世间的一些东西。所谓勾心斗角都不存在,在这里方能掌控自己的心,不迷失”,听着他的回答,我有点迷惑,扪心自问也知我本人并不是如此之有心人。初遇大理,内心很平静,怀揣着未知。我并未做任何规划,只单是随心的走走。第一天到大理,我休息了整整一天,第二天一大早就背着包出发,搭车去双廊。我住的地方有点偏远,怎么行至双廊,“搭车”,站在路边,看见小中巴驶来,大手一挥,总有一个车会为你而停留,价格也不高,15元,一个多小时可至双廊。在车上,看着远处飞逝而去的风景,苍山佛影,几个白族人劳作在田野间。却恍惚,眼前又来了一大片花海,藏匿于田野间,夹杂着绿荫,一片如此热闹明亮的景象。我整个人,心一下子欢悦起来,不自觉轻轻浅唱,不舍得收眼,只呆呆望着远方。我本以为,农村的景象已全然间消失了,可在这里,有着先前脑子里的乡村景象,很美。还去羡慕什么国外的大乡村,我们也有这等美丽的风景。我给“洱海”贯穿上了“真实”二字,何为真实?洱海并没有想象的那般漂亮。海水有点浑浊,并没有很清澈。听当地人讲,随着双廊的酒店客栈越来也多,洱海也自当越来越浑浊了。说实话,双廊并不建议大家前去,不太值得。直到到了双廊,转了一大圈,我才懂得我出发时,同客栈的小哥那深沉的笑,“双廊,也行,去看吧,没去过可以看看”,我真的前行了,当然是失望而归,洱海并没有太漂亮,整个双廊满是客栈,那些所谓可以去酒店参观拍照,全然是假的,压根不让进哪。双廊,先前是个小渔村,紧紧相靠着洱海。之所以出名,应该是网上所宣传的杨丽萍的豪宅“月亮宫”、“太阳宫”。杨丽萍在双廊,建了两处行宫,太阳宫是酒店,价高自然贵的离谱,要2000多左右;月亮宫是杨老师自己的住所,也只是偶尔过来居住。双廊的现任村长是小彩旗的父亲,看起来就有点放荡不羁,据说是个有才的男人,娶了杨丽萍的四妹。初到双廊,不时传来“敲打”之声音,不去看自当知是各类店铺在装修。双廊很小,从村头走到玉矶岛,随心走走,一个小时左右。我自当是随意的转,一个人,也只能拍拍各处的风景,没有摄影师。满大街都是各类的民族服饰,价格不高,50-150之间,衣服很漂亮,可以淘到适合自己的衣服,我也轻飘飘然买了一件。本打算到双廊,可以拍一些特色的酒店,却原来参观都是要钱的。杨老师的行宫,除非入住,不然即便你到了玉矶岛,也不能进去拍照。杨丽萍老师每每一拍照,自当是仙风道骨的模样,把日子过成了诗,美得不可方物。其实并没有媒体宣传的那么玄乎,过多的被神化了。双廊,一个可去也可直接忽略的地方。 媒体的宣传,总是会夸大其辞。你可能会感到失望,什么艳遇之地,什么颠沛流离之地?一个人行走,只单单是随意、随心,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情侣是自然为止多的。 而我呢?一个人背着包,走走停停,寻求着内心的安静。倘若是骑着电动车,绕洱海环形,应该也是不错的,至于双廊的古城,匆匆过而罢了。这一刻,可曾有人愿陪你颠沛流离,我随意的行走,并没有寻求得到那个人!

上海小伙洱海旅游

从双廊坐车至大理古城,等大巴一直不来,也唯有拼车前行。“嗨,姑娘,坐车吧”,一个热心的大妈朝我挥着手,我略带迟疑,“放心,我是游客,一起走吧”,寻思着车没来,也便跟他们同行,20元到大理古城。这老两口是从上海来的,他们和我同感,对双廊有点失望。我很羡慕他们,年纪大了,相互陪伴着去远方,还是自由行。“我们遇到了一对老夫妇,和我们年纪差不多大,人家是开车来的,从青岛一路开过来”,大爷跟我唠起了家常,聊到他们遇到的人,满是羡慕,该有着多大的勇气,方能一路玩,随性行走。“你们也可以呀,时间多多”。

“也就这段时间空闲,孩子一放假,就得回家照顾孩子去了”,我们总是在羡慕旁人的生活,有着很多想法,总是会受到牵绊,而未能成行。这一次出来行走,有半个多月了,每每我发朋友圈,总是会有很多评论,大致是“好羡慕我这等随性行走的生活”,可我自知我的未来是那么的不确定性,我不知道“写作原创”这条路在何方?我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在哪里?我更知道,在吃着老本,还好之前工作有着积蓄,也可以支撑我穷游,我每天晚上都要抽出时间写文章、录音频,行走在路上,坚持写文。我只给自己两个月,去认真的写作和行走,时间一到,我也自当回归城市,安分的当一个上班族。我们总是在羡慕着旁人光鲜亮丽的生活,其实一切都触手可及,只单单是你能否真的放下,选择不安定的漂泊远方。早就听闻大理是“风花雪月”浪漫之地,很多文青一来了大理,便停留在了此地,不忍归去,在古城里做起了小生意。大理古城确实很商业化,全然是各类的店铺。吸引我的是街道上的那些人,那些从大城市逃离至此地的人。你会发现坐在台阶上的年轻人,有一个长发的,胡子拉碴。衣服自然也是有点破旧,很是不修边幅,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长焦相机。我有点发怵,并未向前去唠一唠,这应该也是个在此处放荡的浪人。这个时节属于大理古城的淡季,游客还没有那么多,可以随意的行走,看看这里的风情,也倒是别有一番乐趣。你可以很商业,但我更喜欢的是游走在古街上的那种感觉,那里来来往往的人。我作为一个旁观者,静静地去看待这个世界,在嘈杂的环境里,枉若忘了自己,只在感受着古镇的每一个似曾相识的建筑物。大理有条路很是出名,人民路。听我的房东讲,七八年前的大理,那是一个热闹之境地,来自世界各地的文青们,在人民路上摆着摊,他们都很有才华,在此处放荡不羁着那心灵最深处的情怀。

而现在的人民路,经过了两次整改,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大理,很多艺术家已经离开了,另寻了它处。先前在此处摆摊的人,换了其他地方,时至傍晚时分,整个古镇开始热闹了起来。与人民路相交的十字路口,很多摆摊的年轻人都冒了出来,有拿着民族衣服卖的,还有纹身和各类手工艺品。我也看见了一位僧人,拿着一件红色的素衣,一个年轻人走过,买了布衣,当下即穿上,在古镇里游荡着。

在古镇里暴走,正是脚酸疼之际,碰到了一个开着四轮电动车的。戴着帽子,一看就不是这的人,他载我去公交车站。闲聊之际得知,他之前也是一个北漂,来了大理一次,便把妻子和女儿都带了过来,在不远的白族村子里租了个院,白天里用车载载人,同时也在网上卖点手工艺。“挣的钱够花吗?就这样不走了吗?”我很是疑问。“不走了,钱够花就行了,这里空气好。挣那么多钱干嘛,人活着又不是为了钱,我们现在一家三口过得很开心。这里有山有水有花,世外桃源之地,很多时候静的你会忘记整个世界”,他很淡然的说着,“我之前在北京13年,做IT的,年薪也有个几十万,可是累呀,太累了,现在没有太多钱,但是安逸”,我早就得知大理有很多在这里,隐匿谋生的人,他们所追求的,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,这里的宁静。我自问,倘若是自己在这里停留下来呢?心中有很多不敢,我自知不是个逃离世俗之人。微博上有一“仙人”上了热搜榜,“80后小伙隐居嵩山”,莫非在现今社会,钻大山修道的人越来越多?“天下修道,终南为冠”,在终南山,也自然有着很多所谓修道之人。个人不敢去妄言,厌烦尘世,能做到忘却一切,也自是超脱了世俗之人。我自问,能做到吗?不能,我是一俗人,最注重的是这世间冷暖情怀,我游走于人世间,感受着这人世间,体验不同的风土民情,这是我本人想要的。而那些敢于放弃一切的人,在某种程度上寻求到了自我,更多的是一种自己内心的寻找。

人活着,究竟是为了什么?为了钱,为了名,为了利?其实不然,什么都是虚的,钱这东西,够花就行,再多又有何用处。在这个人世间,最重要的是要懂得“你喜欢什么?”有很多朋友跟我讲,受到家庭的牵绊,家庭的责任感,好想去寻求颠沛流离的生活,奈何只是个念想而已。我只想说,无论你漂泊在何方?终究会停留下来,所谓不同的是一时的漂泊,还是一世的漂泊。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自由,即便去寻求内心的自由,你的身体也是不自由的。为了心中所想,我们很多人必须身体力行,我也是如此,要时刻提醒自己写原创。有了兴趣,你所感兴趣的,你方能支配自己的内心。对于家庭和孩子,提供力所能及的责任,而不是毫无底线,完全为之而付出。孩子,他也是个个体,而不是你的工具。你所能掌控的是教育好他的心性,至于其他什么相比,都是虚的。教育孩子的心性,让他们懂得如何去支配自己的人生,道理式引导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我们可以有责任,但不能过多的劳累自己为他人。可曾有人,愿陪你颠沛流离?我没有,也自是一个人行走。一时的孤独,一时的未知,一时的不安定,一时的风花雪月之虚无。眼下,你问我会去哪里?我也没什么定性,风景在那里,想去也便去了。大理,也自是有着独特的风情,是个不错的地方。在这里待久了,你会忘记外面的世界,也自会被这个世界所遗忘,也只有你,仅此而已。一个有思想见地的家庭主妇。微信公众号:【天亮了】ID:yibao8690

上海小洋山旅游

除丰富的人文景观外,自然石景风光颇称独特。著名景点为石龙、小观音山摩崖群两处,其他有姐妹石、高泥奇沙、乌龟石等。石龙景点位岛东部的大城子山中,为嵊泗第二大石之奇观。进山步步有景,游人首先看见乌龟石,石重数吨,斜依崖顶而引首向上,又称“石鸡望空”。

沿石道攀登,石龙偃卧于山深幽壑处,分上下两条,背腹分明,相互偎依,蜿蜒于山岗之上,长约百米。细观石纹斑驳如龙鳞,龙前端有球状花岗石数颗,似二龙戏珠;龙尾处凹陷一洞,称石龙洞,深不可测。这些都可以玩。小洋山岛居大洋山之北,位菜园镇西南39公里处,距上海芦潮港30公里,面积仅1.76平方公里。岛上平地少,多秃岩,最高为观音山,海拔141.7米。1934年始建小洋乡,乡政府驻地南岙村。居民约3500余人,其先辈大多从宁波、温州、岱山、南汇等地迁入。1962年属于大衢县。后归嵊泗县。小洋山为崎岖列岛第二大岛,曾是小洋乡政府所在地。北距大陆(上海芦潮港)30公里,东距嵊泗县城菜园镇39.2公里。岛呈“士”字形,南北走向,两头宽大高耸,中部狭小低平。长约2.5公里,宽700米,陆域面积1.76平方公里,其中丘陵面积1.71平方公里。

岛上群峰起伏,山势陡峭,平地甚少,多裸岩,最高点为南部大观音山,海拔141.7米。海岸线长14.21公里。与大小洋山最近的是衢山岛。

上海小洋房旅游

上海经典老洋房有:

1、白公馆:汾阳路150号。白公馆是一幢气势非凡的灰白色洋楼,因为白崇禧、白先勇父子居住过而名噪海上。它建造于1919年,是法籍冒险家司比尔门的私家花园。现在这座花园豪宅成了宝莱纳的“仙炙轩”极品烧肉餐厅,每天迎来大批海内外美食家。2、丁香花园:华山路849号。丁香花园是上海滩最负盛名、保存最为完好的老洋房之一。园中建有三幢西式花园别墅,其中1号楼即为李鸿章和丁香居住的丁香楼,二楼为19世纪后期美国式的别墅建筑。丁香花园在别墅之南植有许多丁香,故名丁香花园,当然更因其妾名丁香之故。